“放任的犀角”:需求激增和暴利正加速犀牛盗猎
Tuesday, August 21, 2012 at 8:08
Anan


© Martin Harvey / WWF-Canon 2012年8月21日,南非,约翰内斯堡——一份关于南非犀牛盗猎危机的最新报告,详细地纪录了犀牛角库存管理上的混乱、狩猎政策上存在的漏洞、和越南激增的对犀牛角的需求,以及这些是如何促使装备精良的犯罪团伙纷纷瞄准犀牛盗猎,导致非洲南部犀牛盗猎急剧升级的。

根据这份长达176页的研究报告--南非和越南犀牛角贸易关系: 一个制度失效、腐败的野生物行业官员和亚洲犯罪团伙的致命组合—指出,早在2003年,来自越南的旅客经常参与“伪狩猎”,目的是为获得南非白犀牛作为战利品,但他们对狩猎本身不感兴趣,而只对犀牛角有兴趣 。据报道,一些参与这种狩猎活动的越南人甚至不知如何开枪。

“犀牛盗猎危机在十年前就出现了征兆,但当时几乎没人能够预见到这个问题会变得如此规模之大、情况如此之复杂。” 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项目官员、该报告作者之一的Jo Shaws博士说。

“然而,由于亚洲国家对犀牛角需求的激增、人们为得到犀牛角而愿意付出更为高昂的费用、以及对走私犀牛角的惩罚形同虚设,这一“商品”不可避免地吸引了顽固的犯罪团伙的注意力,引发了这场犀牛盗猎和犀牛角贸易的‘狂风暴雨’”。

虽然南非很快就颁布了一系列法规来杜绝“伪狩猎”,但资源丰富的犀牛角贸易商开始雇佣其他人、甚至包括泰国性工作者作为“狩猎者”,以规避新法规的制裁。

同时,犯罪分子疯狂地从其它渠道来获取犀牛角:近年来,至少有65只犀角在南非境内的公开展示区被偷,在美国和欧洲也有类似的盗窃案。

在2009年,南非政府在全国范围内暂停犀牛角的销售,以防止未经登记的库存犀角(即所谓的“放任的犀角”)流入到合法贸易中去,而根据“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公约)”,所有犀牛产品的国际商业性贸易都是被禁止的。从那以后,那些违反野生物法规的个人被起诉和定罪,这些人因非法从活犀牛身上切取犀角并随后出售给亚洲买家而被处以严刑。从2012年4月开始,南非暂停对所有越南国民发放狩猎许可证,同时还推出了其他改革,以弥补“伪狩猎”的漏洞。

“罪犯网络甚至吸收了小部分唯利是图的牧场主、专业猎人和野生动物兽医,而使得这场犀牛盗猎危机有了更为挑战的隐患。”Jo Shaw博士说。

南非的护林员冒着生命危险保护着非洲大陆的犀牛。尽管越来越多的资源正在投入到犀牛的保护工作中,但南非的犀牛盗猎问题仍在迅速升级:犀牛盗猎数量从2007年盗猎的13只增至2008年的83只、2009年的122只、2010年的333只,在 2011年更是达到破纪录的448只犀牛。在2012年年初,每天平均有两只犀牛被猎杀。截至今年7月17日,总共有281只犀牛被捕杀。如果当前的盗猎频率维持不变的话, 到今年年底预计将有515只犀牛被杀害。

南非见证了有组织的犀牛盗猎暴力犯罪活动的持续上升,南非政府也相应地采取了日益增强的措施来重拳打击此类暴力犯罪活动。

截至今年7月17日,已有176名罪犯因与犀牛盗猎或贸易等违法犯罪行为而在南非被捕,比2010年全年的165人还要多,有中间商和贸易链顶端的人员被逮捕,包括自2012年5月起对越南公民一些高层人员的逮捕。南非的犀牛犯罪集团被发现与其他犯罪活动,如毒品和钻石的走私、贩卖人口,及其他野生动物制品(如象牙和鲍鱼等)的非法贸易有联系。

在43起涉及在南非从事犀牛犯罪活动而遭逮捕的案例中,有24名嫌疑人是越南人(56%),13人是中国人(28%),其余来自泰国和马来西亚。此外,至少有三名驻比勒陀利的越南大使馆官员被查出参与了犀牛角非法贸易,最近发生这种情况是在2008年。

报告指出,在犀角非法贸易链条的另一端,越南为主要消费市场,其对犀牛角的需求不断上升,买卖用以研磨锯齿状犀牛角的碗在越南随处可见。

在越南已经确定了四类主要的消费群体:最主要的是那些相信犀牛角有解毒功能的人,尤其是摄入过多酒精后解毒、追求更“好”的生活,更“馥郁优质”的食物的人。深谙此道的新富们在使用时先研磨犀牛角,并将犀牛角粉末和水或酒精混合在一起,用以治疗宿醉和用作日常保健补品。

犀牛角还被晚期癌症患者认为有治疗癌症的功效,因此这类人群被犀角“兜售者”所关注,对他们运用营销诡计,鼓吹犀牛角的“神奇功效”,以达到增加非法贸易赢利的目的。

“越南对犀牛角需求的激增与满足传统医药的需求无关,它只为聚会的人群提供娱乐性药品或是让垂死之人掏空腰包购买以乞求不可能发生的奇迹。”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的犀牛专家、这份报告作者之一的TOM Milliken说 。

“要想最终杜绝在非洲和亚洲发生的犀牛偷猎,唯一长效的解决方案是遏制对犀牛角的需求。事实上,越南政府没有采取积极措施来确保这样的结果是很有问题的,但现在已呈现出了一个采取果断行动的机会。”

上个月,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公约)的犀牛工作组被要求制定一个减少犀牛角贸易需求的战略,并呼吁越南政府编制一份征对这一非法贸易问题而正在采取的措施的报告。

“在目前这场犀牛盗猎危机中唯一获利的就是那些犯罪网络中的犯罪分子,他们获得了巨大的利益,却极少担心会在亚洲市场被起诉。”Milliken说。

“这种贸易留下了屠杀的痕迹和不幸的受害者,从动物到人类,从源头到最终市场。”

该报告呼吁采取一系列措施,以解决目前的危机,这包括越南政府“审查和加强关于犀牛角非法贸易的立法和处罚”和“在市场上采取新的行之有效的执法策略”。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南非犀牛的命运与越南的市场正发生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越南最近见证了分布在越南国内的爪哇犀牛因盗猎而灭绝,最后一只爪哇犀牛在2010年初于Cat Tien国家公园被枪杀并被割去犀角。爪哇犀牛是世界最为濒危的犀牛物种。

“南非已逐步加大对犀牛犯罪的打击力度。有迹象表明,南非可以打赢这场战役”南非环境事务部犀牛项目经理Mavuso Msimang说。

“但结束犀牛盗猎和走私的唯一途径,就是解决整个贸易链的问题。我们希望南非和越南能开展积极合作,共同抵制犀牛角非法贸易。“

Article originally appeared on TRAFFIC (http://www.traffic.org/).
See website for complete article licensing information.